日期:
欢迎访问!
神码堂59875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神码堂59875 > 正文

推荐十段优美散文(字数少一点)

发布日期: 2019-10-27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像、炽热的感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懦,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唐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

  无论年届花甲,抑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

  人的心灵应如浩淼瀚海,只有不断接纳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百川,才能青春永驻、风华长存。

  一旦心海枯竭,锐气便被冰雪覆盖,玩世不恭、自暴自弃油然而生,即便年方二十,实已垂垂老矣;然则只要虚怀若谷,让喜悦、达观、仁爱充盈其间,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龄告别尘寰时仍觉年轻。

  轻拾过往,流年在指尖静静流淌,忧伤的旋律化为漫天的云彩,挂在心的最高处。也许,情已被阡陌的雨洗尽了浮化,慢慢渗透进来了时间的年轮,遗忘在了过去。多情忧伤梦叙言,泪雨啼血半生苦。云舟惨淡抚心碎,柳叶梳窗花郁愁。轻指微弹伤心事,彷惶犹醉隔夜楼。多少相思在这寒冷的冬季冷却?也许迟来的春天能迎来花儿开的声音,陶醉于淡淡的馨香之中,拥抱有你的虚幻,思绪在你飘渺身影中渐渐打乱,变作落红,脱离了爱的怀抱,九龙老牌图库 taken n!无奈中腐朽了心的落寂,埋进了痛的土里,化为流年的养份,淡化在阡陌之中。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炖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请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件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

  如果生命的旅程不是这么的惊心动魄,是否就能够平静安稳的过单纯一如木偶般的生活?如果故事的演绎没有所谓的曲终幕落,是否就不会飘零在尘世间做这沉默而又特别的一个?如果岁月的印痕不是那么的浮沉坎坷,是否就不会寻不回那淹没于时光门楣的纯真和快乐?如果心海的烟尘不是那么的摇曳迷离,是否就不会沉醉于回忆里似痴还怨的忧伤寂寞着?如果蹉跎的人生只是一段婉转的谣歌,而我们所能浅唱的旋律是不是真的只有悲欢和离合?

  5 夜,刚刚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白雾在轻柔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月光下,树叶儿“簌簌”作响,仿佛在弹奏着一首《月光曲》,婉约而凄美,悠深而美妙,那跳动的音符仿佛是从朦胧的月色中跃出来的,令人陶醉。

  夜的深处,田园朦胧,山影憧憧,水光溶溶,萤火点点,烛灯盏盏,好一幅月下画卷!

  生命又多像《月光曲》和画卷啊!跳动的旋律演绎着生命的悲欢和离合。人生苦短,又怎么不像是《月光曲》呢?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

  世上的万物都是上帝的造化,都很和诣,而月却不同,月有自己的性格,有阴晴圆缺,月的神韵风采就在这里体现出来了。月何必要争夺辉煌呢?她的目的就是让黑夜不再可怕,给人们送去一片暖意,一片光明罢了!

  人不也如此吗?有些人不正像月亮一样默默无闻地为他人奉献吗?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彼此都会感到一丝温暖,这就是月的内涵。

  夜,已静寂了。月亮静静洒下余光,竭力驱走黑暗,为人们送来光明、温暖与关爱!

  当最后一滴苦泪被你凝在窗外的丁香树上,那个再也不会完整的故事只得任迟到的黄梅的雨淅淅沥沥地淋湿,漫过季节的额头,与无言的岁月一起流浪。

  丁香树一天天枯萎了,影子不再斑斑驳驳,你的消息已随那辩雨中落花悄然而去,声声叹息却被多情的风儿远远衔来,在寂寞的暗夜温柔而又固执地叩击我紧闭的小门,我不知所措。

  轻轻抚击青苔般的日子,怆然回首我飘逸的长发在吉他的和弦下灿烂地与风共舞,他芬芳的歌声与悠扬的鸽哨的在绿色的天空飘荡,而今,伫立曾经的丁香树旁,即使长成一片片叶芽延伸百倍的呼唤,再也听不到你热切依旧的回音。

  一次又一次把伤痕累累的心五花大绑。任感情躲在一角哭得死去活来,仍铲不平片片疯长的思念之林。沿着林中那条幽深的小径走过最初的咖啡屋,熟悉的音律随黄昏缓缓升起,而我们再也不是座上客这样的时候,我总是泪流满面。被你凌结的心事,不知是否已落满灰尘?

  有人赞美春风是绿色的,称之带来了鸟语花香,而说秋风扫去了人们眼中的最后一片绿。我为之不平,他们只捕捉住秋风的无情,却忽略了秋风在掠走碧绿的同时,为人们铺下了遍地金黄。

  有人说秋风萧瑟,不!秋风平和、爽朗,好微微的吹,轻飏而起,款款掠过湖水,掠过树稍,掠过炙热的夏季太阳,将天空擦成淡淡的景泰蓝。秋风正如暴风雨后的那份宁静。

  自古就有秋风扫落叶的说法,这句话使秋风背上了横行霸道,肆无忌惮的千古骂名。其实不然,秋风将落叶扫尽是为了春的繁荣昌盛,是为美好的明天打下扎实的基础,“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如果没有前辈的努力和退隐,就没有时代的发展,历史车轮的前进,我讴歌秋风!这么多年来,秋风一直默默忍受着,不去辩解,不去反驳,只是无声地扫着地上的落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我在努力寻找着、寻找着,终天有一天,我从《彷徨》和《呐喊》中发现了他——犀利的眼神,黄里带白的脸,削瘦的面庞,精神抖搂的头发,隶体“一”字似的胡须——鲁迅。直面惨淡的人生,走在世人的前端,用愤怒的笔法揭露旧社会真实的罪恶嘴脸。“怒向刀丛觅小诗”、“俯首甘为孺子牛”成为先生一生的真实写照。

  先生≠秋风?我不知道。面对进步青年,先生像初秋的风那般平易近人,和蔼可亲;面对残酷的敌人,先生如深秋的风霜那般孤傲,冷酷无情,令人拍手称快。先生教会了我怎样去做一个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他不仅是秋魂,也是中华魂!

  蔚蓝的湖面,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湖面上波光粼粼,如此的画面也许留在你的梦中出现过,这样的画面总是给宁静的遐想。或许,大多数的人都这样认为吧!可我却不然,阵阵的宁静应该是来自那心底的最深处。

  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位国王,他举办了一个以“宁静”为主题的绘画比赛,邀请各方的能人才子参加。大约几个月以后,名地的作品都已寄到,的确很多,可国王总是不满意。做摇头,右摆手,直到他发现了这两幅作品。与此同时,他也很苦恼,不知如何去抉择。一幅是青青的山,幽幽的水,倒倒映着柳树婆娑的身姿,不是微风吹过,湖面上起了层层涟漪,这些与那蓝蓝的天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画面。可另一幅呢?波涛汹涌,下着暴雨,海面上卷起层层巨浪,令人胆战心惊。一只鸟妈妈叼着虫子飞向它的巢,它的孩子正等着它,它坦然自若,似乎这一切在它的面前很渺小。最后国王还是选择了后者。这个故事,不得不让人深思。

  真正的宁静应该是来自心底的,大海表面上惊涛骇浪,可它的深处是平静的。有些人说宁静的人是呆板的,有点傻气。可他却不知,宁静恰恰是一个人最敏锐、充满力量的时刻。真正获得宁静的人非但不呆板、生硬,反而极其丰富、坚韧。他可能会为了草得凋零或叶的飘零而感伤,也可能替素不相识的弱智小女孩担心。他会好好睇对待一切在他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东西。

  庄子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意思是观察一个人,观其动不如观其静。自古以来,心如止水,宠辱不惊,以不变应万变等说法,都表现了对宁静心态的崇拜。宁静并不是闭口不说,他需要用知识、情感来改变你的心态,去掉你以往的浮躁,以往的杂念,从而才能达到宁静。

  大海孕育着希望,高山承载无限可能。宁静让我更加睿智,带着宁静的翅膀,飞向梦想的远方。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团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集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汗,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塘畔在江畔浣沙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箩与烟箩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

  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

  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

  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

  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

  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

  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

  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

  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

  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

  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忽然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

  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然而就

  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我放下了希望之盾,我听到Petofi San

  生命的第一瞬就是惊奇。我们周围的世界,为什么由黑暗变明朗?为什么由水变成了气?温度为什么由温暖变得清凉?外界的声音为何如此响亮?那个不断俯视我们亲吻我们的女人是谁?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值得惊奇的事情啊。苹果为什么落地,流星为什么下雨,人为什么兵戎相见,史为什么世代更迭……

  孩子大睁着纯洁的双眼,面对着未知的世界,不断地惊奇着,探索着,在惊奇中渐渐长大。

  当我沮丧的时候,当我旁徨的时候,当我孤独寂寞悲凉的时候,我曾格外地相信命运,相信命运的不公平。

  世上可真有命运这种东西?它是物质还是精神?难道说我们的一生都早早地被一种符咒规定,谁都无力更改?我们的手难道真是激光唱盘,所有的祸福都像音符微缩其中

  所以应付前一种客人,是人生的必修。他既为客,就是你拒绝不了的。所以怨天尤人没有用,平安地尽快把客人送走,才是高明主人。

  命运是我怯懦时的盾牌,当我叫嚷命运不公最响的时候,正是我预备逃遁的前奏。命运像一只筐,我把对自己的姑息、原谅以及所有的延宕都一古脑地塞进去,然后蒙一块宿命的轻纱。我背着它慢慢地向前走,心中有一份心安理得的坦然。当我快乐当我幸福当我成功当我优越当我欣喜的时候,当一切美好辉煌的时刻,我要提醒我自己——这是命运的光环笼罩了我。在这个环里,居住着机遇,居住着偶然性,居住着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假如在这死亡将至的时候,依然刻骨铭心地惦记着一件事,依然期望等待,不依不饶,那这个心愿便集中反映了一个人的个性,甚至是他生命的支点。古人说的死不瞑目,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死亡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有准备的死和没有准备的死。猝死就是没有准备的死(当然在广义上除了极幼小的孩童,我们都或多或少考虑过死亡),有准备的死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人们冷静地回忆自己的一生,犹如上溯一条绵长的河流。市俗的纠缠,在死亡的背景之上,它平素所具有的魔力,异乎寻常地浅淡了,人便格外的公允格外的豁达,有置身物外的超然与智慧。

创富图库| 六合跑狗图| 三五图库| 118图库| 太阳网高手论坛| 118图库| 广东好日子论坛| 香港好彩堂| 福马堂高手论坛| 红灯笼论坛| 创富图库| 大红人家园| 香港黄大仙论坛| 曾夫人论坛数理分析| 牛牛高手论坛| 跑狗图| 香港蓝月亮心水论坛| 4887铁算盘资料| 白小姐特肖| 今晚开奖结果|